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

印象南朗山

雖說香港是彈丸之地,亦長居於此已久,但很多地方都從未踏足過,位於港島黃竹坑的南朗山便是其中陌生的地方.

然而南朗山在我心目中早已存在,但與癌症的連繫,其他便一無所知了.聽說南朗山有一所專門服務癌症病人的醫院,還有善終服務,故此總結得來的想像便是...不好說了.

喜歡看功夫電影,去年曾看的一部「葉問」說主角和一位紅顏結伴,後因女的得病而男的承諾陪伴至臨終,往返的就是南朗醫院,這樣內心對南朗山的印象更是鐵板釘釘了.

大約兩三星期前一次郊遊,友人提議行南朗山,而且在開通不久的南港島線鐵路站集合,二者於我皆新穎,於是抱着年輕人嘗鮮的興奮和老年人裝扮的穩重出發.

在金鐘地鐵站按標示尋找前往南區的鐵路位置,深落長長一層又一層,乘客不多,更有地深探險的疑惑.車廂與慣常的差不多,但圖案較為活潑,看來是因應海洋公園的主題.數分鐘之後,陽光掩至,海洋公園站就到了,方便快捷.

在黃竹坑站集合之後出站,東張西望,看見一個大王廟,還未知供奉那位大王便有所覺悟,幸迷途而未遠,即折返另一方向.沿着斜坡而上,到達一個巴士總站,吸睛的並非巴士,而是迎面廣闊的大樓,原來是星加坡國際學校,我聞所未聞的.腦海中卻閃過星加坡的九部未報關而被扣留在港的軍車事件.

繼續往上行,除了私人屋苑之外便一座又一座的建築物.什麼中心,學校,修院,安老院等,當然最想看到的是心目中的南朗醫院.終於發現它了,門口開的不大.患病時心理作用是極具影響力的,所以喜歡它如今的稱謂"防癌會和康復中心".

香港賽馬會對香港的公益事務捐款很多,貢獻極大,這防癌康復中心便有它的捐助,附近一個安老綜合中心亦如是,所以自己常買六合彩,雖不中亦不怨爾.

經過加拿大國際學的時候,看見很多小朋友,忽然內心對南朗山的印象產生新的想法,如說輪迴似不妥當,說傳承則大抵相近.

從南朗山道休憩公園開始登山,沿石級而上,山下景色漸收眼底,可天色有點灰朦,不知視野抑或自己的視力有點問題,越想看清越看不清.曾經有個無稽的念頭,以為遠方海洋公園的機動遊戲裝設是開採石油的,幸好遊客的歡叫聲把我喚醒. 從不同的高度看不同的景色,從深灣鴨脷洲一帶海峽,從深水灣至淺水灣一帶海岸.

山路邊看見一個鳥巢,鳥去留空,可能是遊人來多了,諸多不便鳥才搬走.又想起很多被棄置的神像,是人多離開了而被遷來,有心人將他們聚在一起,可以互相傾訴,鼓勵和扶持.

從原路返回巴士站,心血來潮一起搭乘了一輛開往九龍灣的隧道巴士,因為有點塞車,行車的時間頗長,車上迷迷糊糊.但覺得此行山不在高,路不在長,但自有一番的想像.

前數天裝模作樣大掃除,趁機清掉了兩袋書籍,反正是看過了而不想留下來的.料想不到埋於心中多年對南朗山的印象也一掃而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