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9日星期五

這個夏天不太懶

搬遷已一個多月了,念舊的我正開始嘗試逐步地適應新環境.這裡街道寬闊,樹木也多,不分早晚,無論男女,隨時看得見他們跑步,不是趕搭公車,熱愛健身而已.看得多了,自覺年輕不少.

我左邊足踝筋膜發炎,右足拇指又有痛風跡象,互相比劃,時好時壞,人更加慢活起來.看別人跑步,內心雀躍,然而我貓步看似輕描淡寫,實情舉重若輕.



年輕時常跟一位要好的同學到沙灘游泳,遠至青山道十一咪半,即汀九灣和麗都灣一帶.那時候已知道繼續往前去還有許多海灘,但都沒有去過,如今腿患暫時不好爬山,只好往沙灘走.近來,我貓毛遍留蝴蝶灣,青山灣,加多利灣,新舊咖啡灣,黃金泳灘.


不知蝴蝶灣因何得名,或許從前這裡很多蝴蝶,可目前僅一只飛舞. 沙灘一邊有燒烤爐,這時候水靜河飛,另一邊很多涼亭,不少長者各據地盤,下棋的托腮搔耳,拉二胡的推推拉拉,好不熱鬧.







岸邊一只"白頭翁"佇立良久,像沉思又像質詢何解我不再圍棋,又不再"江河水". 我隨行隨想,炎炎夏日,對新環境還不怎麼自如,又人工智能電腦"阿法狗"把中國和韓國的一等高手打得體無完膚,淨吞光蛋.天時,地利,人和全都隱忍,事到如今,情何以堪.


身後一名男士急怱怱越過我,迎面一名女士走近向男子說幹什麼急着離開,男子說趕着回去給妻子煮吃的,女的半帶揶揄叫男的加快腳步.不知怎的我就覺得這男子充滿喜悅,那女的笑得輕浮,似在菲薄男人的妻子.


端午節那天上午,海上傳來鞭炮聲和鑼鼓咚咚,忽然想水上賽龍當比陸上賽車好看,賽車飛快閃過,車手又整個被包裹得嚴嚴實實像木乃伊,無什看頭.然而龍舟健兒們聲色俱備,浪花與汗水齊飛,那氣氛截然不同.遂決定湊一湊熱鬧,不能太懶.


烈日當空之下,慢慢地被我在前列擠出一個位置.聽不清楚廣播都說些什麼,不多久一條龍舟帶着吆喝急射而來,未及細想就過去了.哎呀!估計這像單車獨自的計分賽,果真如此,賽龍還有什麼味兒,全沒了那個氣氛,不看也罷.


遠處靜待着好像八條,每條數十健兒的大龍一字排開,氣氛看來緊張,候令出發.身邊有小兒嚷着肚子餓要離開,媽媽撐着遮陽傘左搖右擺好不耐煩,爸爸手握長鏡邊遙望邊安撫媽媽,媽媽哄着孩子忍耐,就等看完這最後一場便可吃雪糕,一切都在熱切之中.終於響亮的號令發出,人群吶喊歡呼,群龍湧至,眼花繚亂,一時相機咔嚓咔嚓不斷.


熱鬧過後,大家歡欣地陸續散去.覺得男子漢挺幸福的.健兒也好,觀眾也好.



澳門與我淵源深厚,是一個難以言喻的地方.上月藉口到澳門一銀行更換通訊地址,沒想到職員的過度執著令我辦不成這點小事.這不打緊,來澳的主要目的是與小同學喝杯茶,見個面.我們一起到盧九公園看荷花是否已開,但見荷葉一遍碧綠,只一朵黃花,花瓣掉落了一半,又見一青苞含著未放,是故意教人捉摸不定,分明叫我多來幾次.


公園附近有一咖啡餐廳,去年來過一次,感覺良好,今回重臨,式式依舊,桌椅和擺佈,連咖啡與盛咖啡的杯子都沒變,但店舖的名號更改了.不是自嘲,恐怕比我更換通訊地址容易多.


忽然間澳門予我的感覺一下子給表達了出來.一塊楓葉,一瓣荷花,夾在書裡,時間會慢慢減退它的顏色,然而,它永遠在你的心扉,隨時打開都見得着.





每個沙灘的表面似乎都差不多,黃黃的沙,看來平靜的海水,蔚藍的天空,沒穿戴的上身和色彩艷麗的一戴一露的泳客.我嘗試發掘它們的各個特色.發覺沙粒粗幼大至相同.蝴蝶灣靠邊陲,遠處有觸目的工程作業船隻,青山灣看得見鄰近魚村的飄揚旗幟,灘上有中華白海豚的雕塑.加多利灣最為細小,左邊有個漂亮的私家碼頭,右邊還有兩門小小的大炮,像不讓人以大欺小.新舊咖啡灣兩灣相鄰,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舊灣顏色較深似咖啡,新灣顏色較淺似奶茶.黃金泳灘是很大面積的一個人工泳灘,用沙堆積而來,分ABC三區.海岸酒店的一邊盡頭有一個海豚小廣場,三尾金色海豚湧浪而出.香港有金紫荊廣場聞名遊客,我不是遊客未嘗一遊,與電視上看到的來比較,我認為這海豚廣場更加引人入勝.










這天躺在沙灘之上,當海風輕拂我每處肌膚,吹散我浮游的思緒之際,我忽然會心微笑.因為想起一個心理測驗十題中唯一記起的一題,旨在回答提問以測試你心態是否年老.最後的一題問的你是否常到沙灘只曬曬太陽不下水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