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19日星期一

悟園至大澳

上月中郊遊,步行大嶼山由龍仔悟園至大澳一段,由出發至回程都頗感新穎和前所未遇,雖然都算不上陌生的地方.


先是下車之後覺得地點不大對勁,印象中只要經過石級很快便到的悟園,按指示卻走了一段寬闊的引水道,猶豫之下又走了不少時間到達無法繼續前行的盡頭,忐忑之間得回頭走另一路段,再登上泥路小徑之後終於到達了悟園.


對於悟園,印象裡從來只有那曲折的長廊,當下僅能在外圍觀望,被銹漬斑駁的鐵閘和着鐵錬分隔住,不能內進.陽光雖然,但還是透着一股肅殺靜穆,水池上的魚兒和浮萍似乎久不見人而引發出一陣騷亂,更顯得詭異.






離開的路上見一指示牌,關於悟園的來龍去脈. 悟園是由吳先生於1962年斥資興建,共花了五年時間建成,本作私人靜修之所,其後才開放讓市民參觀,數十年來成為郊遊熱點.可惜自吳先生離世後,園內日久失修,遊人亦漸少,難復當年盛況.


繼續前行,內心凝着一份莫名的黯然,似乎悟出點什麼來.


下山不久來到一處村後,但見一片芒草迎頭,再次拿出新手機來一顯身手. 以往來大澳吃飯的地方都得拖着疲乏的腳步走過長長的一道橋,此刻突然發現它就在附近不遠處,不覺足之蹈之,難掩興奮.








飽餐之後離開,發覺這店的狗老了很多,都不願意和我打招呼.


走長橋,入市區,路邊有魚販向我們兜售鮮魚,叫喊靚仔,唔買都過嚟睇睇,無妨的啊!一剎那樂意糊塗的錯覺冒起,心想就算不買,讓她看看我也無妨.


大家都說這魚很鮮美,我雖不懂處理和烹調,也肆無忌憚大胆妄為的買了四尾,未煎之前還好亮相,煎完之後就不好端詳.





由大澳回程,大家都搭乘巴士回東涌轉乘地鐵,我則趁着時間選搭小輪,無意中讓我能夠近距離看到尚未開通的港珠澳大橋.








手機拍攝方便,功能頗令我滿意,為今個旅程增色不少.